文学与人生网站:http://wxrs.qikan.com

文学与人生2006年第15期  文章正文

我的太婆

字体:



  太婆去世了,馆内的人看着太婆的遗容失声痛哭。我,却静静地站在远远的一角,眼睛干巴巴的,竟怎么也哭不出来。

  记忆中,对于太婆,我似乎没有太多的感情,或许可以说是忘了“尊老”,因为我对太婆流露的大多是厌恶。我总是“欺负”太婆,为此也总被大家责备,而太婆总是笑笑,却抚摸着我的头说“乖”。那时,我总会不顾责备而狠狠拍掉太婆的手,但太婆依然对我温柔地笑,我却认为那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笑。

  太婆耳背,她每次问我事情,我会很不耐烦地“吼”着告诉她,但她却笑笑,还说我聪明,我于是沾沾自喜地冲太婆笑,而只有这时,我才会对太婆露笑容。

  尽管我对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文学与人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