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与人生网站:http://wxrs.qikan.com

文学与人生2006年第23期  文章正文

字体:


  夜已经深了,马路上空荡荡的,连辆车都没有。徐逢春一个人醉醺醺地走在人行道上,手里握着个酒瓶,大衣敞着怀,露出了里面穿的半灰不黑的毛衣,那是六年前,老婆从厂里仓库淘的九两半毛线打给他的,年头久了,已不像昔日那样保暖了,冷风在空隙中游走着。

  “他孙子的!”徐逢春想把瓶子摔到电线杆上弄个响声听,结果瓶子却落到一米外的草丛里去了。

  “他孙子的,都和我过不去!”徐逢春又骂了一句。早上,他像以往一样骑着车去厂里上班,刚把车停下,大刘就跑来说厂里减员,名单上有他的名字,徐逢春丢下车,直奔厂长办公室,里面早已挤满了人。不论他们怎么求情,说家中的困难,厂长就是铁了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文学与人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