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与人生网站:http://wxrs.qikan.com

文学与人生2007年第15期  文章正文

一辈子的清粥

字体:


  十岁那年,只要妈妈说,今天我们吃饭,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就会高兴得蹦起来。

  家里人口多,家境又贫寒,米缸里有限的米,母亲向来得扳着手指数着来计划。常常一天两顿粥,中午稍厚些,到晚上,稀粥可以照见人影。母亲自有她一套道理,她常说,晚上反正横竖是要睡的,吃了也是浪费。

  早上母亲是从不烧粥的,隔夜剩下的就拿来分了吃,如果昨晚没剩下,大家也就不吃了。我们上学,母亲有时会给些零钱,不过只够买个大饼或是一小块山芋。

  到中午时我们常常饥肠辘辘,一路上总惦记着回家后或许可以吃顿饭之类的奇迹,可是回到家里从来就只有失望,

  我们家有个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文学与人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