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与人生网站:http://wxrs.qikan.com

文学与人生2012年第11期  文章正文

一只虫子对核的剖解式记忆

字体:


  每一次的书写我都想进入深层的核,时间已经过去,鲜嫩的果肉已经风干,艰涩,有一种超强的韧度。我想我甚至还不如一只小小的果虫,从事物的边缘开始,从已经干瘪的果蒂处——那或许是一枚干果最柔软的部位,从生命伊始的地方,开花,结果,瓜熟蒂落。一只虫子的耐心足以让人心生佩服,它能忘记周围的世界与喧嚣,一个人,静静,沿着干瘪的风干的纹路。由果柄处,开始一段漫长的剖解式回忆。
  乡村是我书写的源,是一条永远不会干涸的长河。康德,福克纳,他们同样拥有一只虫子的优良品性与动力,在自己熟悉的柯尼斯堡和约克纳帕塔法县,沿着若干人事的脉络,一次次深入其生命的内核。我想,我应该从那条窄窄斜斜的小路开始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文学与人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